改編自喬治歐偉爾小說 1984的電影 片段

 

 

2010會發生什麼事?

雖然我不會預測事件,但是緊繃的氣氛依然會是這一年的特質,經歷過金融海嘯的洗禮,人們或許依然戰戰兢兢的想要從當中復原,然而外行星在開創星座長暗示著政治\社會\文化的劇烈衝擊,這一點或許是在明年夏天木土冥都會即在開創星座時必須注意,這些劇烈變動是否會對經濟帶來影響,當這些行星形成 T square時,並不是準確的發生點,或許事情在那之前已經發生了,但是我們卻容易在那個當下感到一種壓力或困境的難受。

 

仔細的來看,人權與平等的爭取或許會出現更顯著的成果,當然反過來看政權控制力量對於個人自由的限制將會是2010-2011最值得注目的事件。土星在天秤可能象徵著公平正義與公理,木星天王星在牡羊暗示著個體對自由的強烈渴望,冥王星在摩羯,政權的力量與控制正好是這個T Square的端點。那麼處在這個敏感點上的人(政府)或許就必須更加注意,如果在民主政權的體制下,這個忽視正義與人民對為來自由渴望的政權,或許將會遭遇人民的批判挑戰甚或是淘汰(冥王星),但是在人權與公民權利相對不被重視的地區,或許將有可能在這兩三年內引發更多的民眾運動。

相對的政府也可能更積極的以恐懼的力量來控制這些活動(也是冥王星),這樣的衝擊究竟會大到什麼樣的地步,我不敢預測,但是影響絕對是深遠的,冥王星與天王星的相位在人類的長久政治文化歷史活動當中,往往扮演著重要影響的關鍵,他的影響不會是兩三天(看看文革與以阿、希土賽浦路斯衝突影響多久)。

 

天王星象徵的科技在此時進入了牡羊座,暗示著針對個人生活的發展有著顯著的影響,然而這當中卻涉及了公平競爭或法律等相關的議題,或許更需要注意的事科技侵犯個人隱私的事件,而冥王星的權力當局也扮演著控制者或者本身就可能是侵犯他人隱私的角色,例如最近英國政府保留嫌疑犯DNA的政策才獲得歐洲當局的警告。無論是通訊電信網路或是生物科技在大幅進步與擴張的情況之下,是否符合公平與正義(土星天秤)是否侵犯到人與人之間的互信原則與互動關係,是否侵犯到伴侶與合作關係,扮演的中間制訂規範角色的人,本身是不是就是喬治歐偉爾在1984裡頭的老大哥(Big Brother)?這些訊息不也漸漸的引發我們的注意? 或許下一個引發我們注意的是倫敦滿街都有的攝影機?或是另一套網路監視系統?

 

 

1984-2.jpg 

 

談論完了世俗的部分我們反過來觀察對個人的影響,其中關於土星與冥王星四分相的特質,Jupiter老師在他的專文當中已經做出了詳細的描述。恐懼與深層的恐懼的結合,我們不妨就從另外一端的木星與天王星開始。

 

與土冥不同的是木星與天王星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那就是希望與理想,只是遠距層次的不同,木星象徵著成長的信念,天王星象徵著共同的信念,兩者都帶有希望與未來的特質。都象徵著人們對個人生活與自我有著更多的期盼,希望透過牡羊座的行動來實踐這樣的希望或者對於未來作一些改變。

然而這些改變在遇到土星時,出現了兩種狀況我們最常聽到的就是土星帶來了限制,的確,土星的確有限制的意涵。但是我們是否有想過土星為何要限制我們?在你們繼續讀下去之前不妨思考看看?

 

或者我們來想想看父母親在什麼樣的狀況會限制小朋友?答案是擔心與憂慮以及希望保護。保護卻是土星另一個最常被占星初學者忽略的重要字詞。

 

所以我們必須瞭解到在土星與天王星的主題在於土星不願意天王星與木星的改變帶來太多震撼與冒險,所以卻實有可能會出現新舊之間的爭執,但是若能夠在兩者當中權衡或許就能夠達到土星與木星、天王星共同攜手合作的要求。相對的天王星的理念與木星的發展,若能夠獲得土星的配合,那麼將更具有可行性而不再只是理念與夢想。任何事情缺少了土星就無法擁有具體的呈現這也占星學不斷告訴我們的。也因此土天的對分真的有這麼不好嗎?或許我們應當換一個正面的角度來觀察。介於土天對分之中的中點冥王星,扮演著干擾與整合的關鍵,冥王星的深層恐懼,一方面觸動著我們渴望保護的念頭無法往前,一方面又讓我們想要切斷一切的連結卻害怕失去過去的成果,如果我們忙著這麼做,就好像是不斷的挖東牆補西牆,隨著冥王星的挑動起舞,大家喜歡說冥王星控制,沒錯這時候的我們就有可能會不斷的想要控制周邊的事物以換來安全,直到我們被冥王星土星天王星木星整的精疲力竭為止。

 

難道我們沒有別的方法嗎?有的,我剛才已經說過,冥王星既是干擾者更是整合者,冥王星用他的深層恐懼干擾著我們落實改變的希望,但是如果我們面對冥王星的深層恐懼,開始探討內心與生活當中對哪些事物擁有深層的恐懼,或許一方面我們可以如同Jupiter老師所說的將房間的垃圾清理掉,另一方面更深刻的認識自己往往暗示帶來強大的力量,同時透過深層的認識自我也更清楚哪舊有事物(土)是開選擇放手讓他們走不要保留(天),哪些新的計畫(天)是太過激進需要更多計畫與小心處理(土)。這就是冥王星落於端點所能夠帶來的整合力量,或許他揭穿了我們深層恐懼,但是我們必須知道也只有面對深層恐懼這條路可以幫助我們,面對未來兩到三年的變化。

 

對於出生於1962-1968左右的人事實上也正好在這時候步入了40歲的關卡,我們可以說這些人的中年危機,或許比起其他的族群更具有明顯的群體影響,包括了政治、社會、之間的衝突左右著這些人的中年生活,受到當下的政治社會環境的重大變遷,在占星學當中出生圖上所擁有的相位,若遇到在流年當中重複出現往往有著深刻的共鳴(感受),木土天冥的相位出現在這些年代的人身上,到今年他們會再一次的與這樣的相位相遇,更會加劇這些人對中年危機的感受,這或許是某一種共業的型態。探討這一個世代共同擁有的焦慮?共同擁有的恐懼?或許是一個面對自我的開端,接著學會面對自身的恐懼與害怕更是不可避免的課題。

 

 

 

 

本文版權魯道夫老師所有轉載請參考版規第一條並請告知謝謝

 

2009年初級密集班M1即將在1219 20 26 27 在台北召開

一年只有一次的機會

請注意本學院不招收插班生所有學生一律從基礎的M1念起

詳情請參考唐立淇成長學院網站

 

2010年遠距與錄音M1將在一月開課,報名請恰

adm@academyofastrology.co.uk

創作者介紹

魯道夫&國際占星研究院

小魯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nry
  • 天王星的理想

    我想:水瓶座與獅子座對立,那天王星的理想是否像太陽一樣的追求?(就個人而言)
    換句話說,天王星對個人的影響,究竟是積極改革,還是無為而治(旁觀者),亦或是兩者皆是,端看是否受到刺激
  • shafon
  • 嗯...新行星的發現

    嗯...個人認為不能忽略新發現的幾顆重要行星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