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cks.jpg

早在多年前我學習財經占星學的時候,我就已經把手上的星曆本做上了滿滿的記號,每一年的重要外行星行運可能暗示著世界經濟的主要變化,以及什麼時候可能是經濟上的警訊或是擴張開始的訊號。在我開始使用電子與網路上的日曆時這些記錄也都被我添加到上面。

就在前幾天我的電腦無預警的跳出了一行來自google日曆的提醒,注意近日的外行星相位,這才讓我想到該檢查一下最近的外行星相位了。多半我都會在太陽進入牡羊的時候討論入境圖,不過或許這一年我應該提早一些,畢竟這一年木星開創星座的牡羊喜歡「提前反應」,天王星要進入牡羊也喜歡給我們 SURPRISEEEEEEE!!!!!

2011年在占星學家的眼中最具有影響力的相位莫過於木星土星的對分,這一組相位似乎是今年最具有代表性的外行星相位,會在今年擦身兩次,同時也是2011外行星當中最明顯的主要強硬相位,而事實上這一組對分在2010年的春夏(4月與8月)都發生或一次,這一次應該算是這兩個行星最後一次正式對分相(但聰明的占星師不會因為2011年底的木土對分相沒有完成而不去看他)。

木星土星在占星學上一直都被稱呼為社會行星,之所以這樣稱呼,是因為這兩個行星都暗示著人類與社會的互動狀態,木星象徵的發展探索冒險引導我們走出自己的角落去探索更廣泛的世界,去開開眼見去增廣見聞去探索未來的可能性。這樣的可能性也帶來了刺激冒險甚至危險,而土星相對的象徵著穩定與附著力,象徵著我們與社會之間的規範契約,當我們不再是一一個人可以活著而必須仰賴與他人的互動時,這些契約(法律)就成為彼此之間互動的保障與依據。土星在占星當中象徵著安全與穩定,有時候也因此對於木星所象徵的冒險和危險會有著一定程度的考量。象徵進步的木星特質與象徵穩定的土星特質,都是維繫社會繁榮的一個要素,我們不可能只要木星的進步而讓整個社會去冒險充滿著失序的可能,我們也不可能只要求土星的穩定,而拒絕讓整個社會有所流動。在自由與安全當中社會的力量彼此權衡彼此平衡彼此交互影響著。

木星與土星產生相位時,一直被占星學家們認為象徵著社會的前進力量與穩定力量有著激烈對話的時刻,在這樣的時刻可能是社會對立,可能是政治干預進步也可能是對未來採取小心謹慎的態度,可以是社會交流,也可能是社會文化的融合。

占星師們更認為木土的對分相有一個更為重要的分水嶺意涵,這一次的木土對分提醒我們,未來十年的社會經濟文化,傾向驅穩與重視安全的發展。不在像是過去那種活潑具有強烈風險特質的態度。

從經濟的角度來看每一次這樣的時刻總是有著許多波瀾。或許象徵著政治力量干預自由市場的激烈交會,市場怎麼面對這樣的狀態不是我該做的預測,而是財經專家和投資分析師的功課。但可以預見這會是許多投資客與投機客興風作浪的時機,至於誰賺誰賠就是靠本事了。

2月底開始我們就會明顯的感受到木星土星交錯的力量,這一股特質很可能在經濟上展現的更為明顯,因為同一時間還有土海相位的影響,3月開始影響力最為顯著到4月底仍有可能有餘波蕩漾。學習占星的我們或許不妨觀察這兩個月的社會經濟文化上是否有前進與保守力量交會的事件,或是經濟上的劇烈起伏。(應該早就看到了吧!)更不要忽略,11月中到2012年一月底會有另一波木土對分相。如果我們現在觀察到了一些心得,或許在那時候就可已有許多的收穫,當然如果你在201048月有什麼觀察心得或許也可以在這時候大膽推測一下。

2011Aring.jpg 

若我們同時仔細的觀察2011年的春分牡羊座入境圖,我們會發現月亮水星所象徵著人民的聲音,日常交通的問題,與月亮與木星暗示著民生議題房屋土地食物的投機與炒作應該被各國政府列為首要的處理事項,這裡是全球通用的並沒有只會發生在單一國家,不過我想以春分圖水星守護天頂的歐洲國家會有最明顯的影響,而月亮土星或許暗示著來自於民間的壓力與可能標高的痛苦指數,但我們能不能解讀為,與民眾站在一起的政府可以獲得民心?這一點則是東亞地區若春分圖有土星守護天頂的國家值得注意。至於從冬至圖到春分圖都有月亮在地平線被外行星對分的香港,恐怕民眾得在經濟民生議題(勞工、勞動、交通、公共衛生)上更自求多福了。

本文版權魯道夫老師與Academy of Astrology 所有請勿翻印

AOA 2011M1 上課程已經展開最後報名的機會還在adm@academyofastrology.co.ukJupiter老師 5月會在香港開廣東話M1兩年一次,報名要快 magiclifehk@gmail.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魯老師 的頭像
小魯老師

魯道夫&國際占星研究院

小魯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nemilk
  • 魯道夫老師, 香港最近真的很多有關民生議題上的爭拗~我相信香港在不久將來(當天王星和海王星正式回到自己的守護星座時)一定有一個很重要的改變~我個人挺樂觀的, 我會覺得現在香港的壟斷與地產霸權, 還有無能的政府都會因為人民力量而改變~(這個假設夠大膽嗎?)